繼 Uber 後(雖然後來又回來了),臺灣又成功趕走了 Paypal。


事實簡摘

昨天我家那隻想買微軟一款沒有在台灣賣的 Surface Book(我現在還是不知道到底哪台),線上付款後透過在香港的親戚回台時帶回來。因為微軟只接受「Paypal」以及「支付寶」兩種支付方式,但因為 Paypal 退出臺灣,綁定台灣的卡都沒辦法進行交易;雖然臺灣因為同時具備「中国台湾」這個身分,而得以用手機註冊支付寶、綁定信用卡,但,因為實名審查,境外銀行無法進行審查(一中分治的事實?),還是無法刷卡付款。在耗了將近兩個小時候,終告放棄。

按金融體系本質就很本土化,加上留不住相關國際通用服務,臺灣說要成為什麼亞洲矽谷鼓勵新創,該不會真的只打算在國內自己玩吧……

完了,然後呢?

Uber 離開時,對於叫過幾次車、搭過幾次的我,只覺得這是進入市場的策略不佳(定位模糊、閃躲相關爭議)所導致的,雖然失去一個好的服務很可惜,但也算是 Uber、官方的共業,雙方都有各自可以歸責地方,不全然是政府的問題。

臺灣鼓勵新創、希望成為亞洲矽谷等豪語,常常可以在政治人物的公開演講、新聞斗大的標題,還有多如牛毛我也搞不太清楚鼓勵新創競賽&補助中看見,但看似榮景無限、前途不可限量,實際上的行為是否真是如此,就我個人的生活經驗而言,我個人是相當存疑。

對於創新對既有模式的影響,我的態度一直不算是走在很前衛。也就是說,我認為媒體對法規落後、政府無所作為的指控過於嚴厲,縱使臺灣的公務體系向來是「沒說可以的就不能做」,的確會扼殺不少可能的創新空間,但維持經濟活動一定秩序,管什麼?怎麼管?管到什麼程度?本來就是國家政策裁量的空間,涉及攸關民生的產業,更不能假藉鼓勵創新之名,行放任之實。

最典型的例子,就是銀行法規,很多 Fin-tech、第三方支付之所以進不來(或是卡很久才進來),正是因為踩到政府管最嚴的那一條紅線。

補充

以下這篇文有提到 Paypal 主要受制的規範,有興趣的可以參考

第三方支付始祖 Paypal 關閉台幣交易功能,本亞洲矽谷到底還留得住哪家新創?

花那麼多錢補助,不如創造一個利於競爭的環境

相較於幾年前,現在要找到創業補助、競賽等提供新創團隊或是新鮮人發揮 made in Taiwan 的潛力靠政治以外的力量走出國際,相對容易很多。但我實在很好奇:為政者的生活,真的有離一般人民這麼遙遠嗎?(以用一隻手數得出來非公務員數量的我家,確實不難想像封閉的工作環境如何隔絕外界的變化。)

我國政策對於「鼓勵」的態度一直停留在保護的階段:給更多資源、更多的輔助。如同子女的教育一樣,怕他闖禍所以不准出門、不准接觸外界新事物,並沒有辦法有好的成長;唯有在任其發展的前提下,從旁擔任協助者的角色,避免受挫或是遭到不可回溯的傷害(畢竟只要教會,不是要毀掉一個人)。

國外有很多很棒的服務,縱使無法納入現有體系規範,但在現有秩序容許的情況下,不是更應該讓這些能在市場上生存的例子,作為臺灣創新的借鏡;或者作為一個試鍊,透過市場考驗構想是否可行、產品/服務品質得否受到受眾的信任,而在資本市場下存活嗎?

法規的管束是必要的,但若這樣的管束會於營造競爭環境可能有害時,就有重新思考管制裁量空間的必要,最後的裁量結果是照舊,或放寬或改更嚴,或許又會引發不同的論戰與爭議,但有討論的聲音終究是好事。

但對於認為「吵就是亂」、「大家乖乖守法就好」的政府,我很懷疑政府得以發現政策方向需要重新檢討的可能性。


好啦,說了這麼多,其實就只是想要抱怨為什麼 Paypal 會不能用而已。

★特色圖片截圖自 Paypal 台灣官網

廣告